影视和网络知名度“两高”的明星最受医疗广告青睐
发布时间:2019-04-10 22:24:44

  据北京庞标律师事务所演艺维权中心主任朱晓磊律师介绍,该所每年都会接到近200起明星被美容医疗广告侵权的案件。

  商家把明星、名人的照片随意贴在广告上,使大家误认为这些明星做过那些整容项目,或者得过那些妇科病被医治好了,从而对商家产生信任,因此“铤而走险”。

  本报今天为您披露几起典型美容广告假代言案,并剖析2010年至今的100件类似案件。让您选择美容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时留点神,别被广告忽悠。

  北京庞标律师事务所演艺维权中心主任朱晓磊律师说,近两年网络医疗侵权广告越来越多,商家花几千元就建个网站,再弄几个明星的照片贴到广告上,一本万利。张馨予被侵权最多(部分见下表)。

  朱晓磊律师说,近些年,国内整形越来越普遍,包括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上的很多广告,也都是整形医院和整形机构在做。整形市场的繁荣,使得涉及此类的侵权现象增多。

  整形的目的就是要把人变得美丽,因此,一些整形美容机构索性直接把艺人的照片拿来用,既达到了宣传效果,又不用花成本。

  整形类的侵权广告内容主要包括:瘦身瘦脸、丰胸。除了整形广告外,明星照片也会经常出现在妇科病治疗机构的广告上。

  北京庞标律师事务所每年都会接到近200起明星被代言的侵权案件。其中,影视和网络知名度“两高”的明星最受医疗广告青睐。这些明星在银幕上蹿红后,往往又是网络红人,粉丝多是年轻人,对整形、美容、丰胸等医疗服务的需求更旺盛。

  侵权方大多是一些所谓的专科医院或整形机构,像丰胸、整形、妇科病治疗等,其面对的主要客户对象也多是女性。

  海淀法院的陈昶屹法官说,无论出于何种目的(用于公共新闻报道例外),将公民肖像予以复制、传播、展览等,都应征得公民的同意,否则就构成对肖像权的侵害。

  一是看侵权方使用该明星的肖像是否含有主观恶意的目的。二是看侵权行为是否对该明星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三是看侵权方是否愿意赔偿。

  如果侵权方的行为带有主观恶意且对该明星的名誉造成较大损害,那么精神损害赔偿就可能超出10万元。由于侵权方的经济实力不同,判赔的金额也会不同。但判处的赔偿金额足以让侵权者受惩戒。

  2010年10月,女明星苗圃登上了医疗广告杂志《都市阳光》的封面,该杂志由北京都市阳光妇科门诊部发行,而苗圃对此毫不知情。

  苗圃认为自己的肖像权和名誉权被侵犯,将该门诊部诉至朝阳法院,目前案件尚在审理中。

  今年1月,一本美容杂志也擅自使用了她的照片,并配以“新年开运整形、美丽蝶变”等文字。苗圃称,这样的广告内容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以为她整过容,甚至误以为她是该诊所的代言人。

  陈昶屹法官说,一些年轻的女性把自己的生活照、艺术照等私人照片放在微博或博客上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导致肖像权被侵犯。

  避免纠纷的办法就是不要将自己过于靓丽或私密的照片发在网络媒介上。同时,如果发现自己的照片遭盗用,应及时留取网页信息,并予以公证。

  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协会的一份调查显示,目前,中国整形手术数量一年超过200万例,不仅高居亚洲第一,更占到世界整形手术总量的12.7%。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三的美容整形大国。

  ●图①:2010年9月,天津伊美尔整形美容医院网站刊登了一篇名为《张馨予的私家丰胸法》的文章,同时使用了她的照片。

  张馨予被称为“中国第一足球宝贝”、“网游第一美女”,曾出演《非诚勿扰Ⅱ》、《青春进行时》。

  ●图②:2010年8月16日,歌手戚薇得知北京王府井医院在其网站首页上擅自使用了自己的照片,并在上面标有“宫颈癌,恋上妙龄少女”的文字。戚薇将王府井医院诉至东城法院。

  戚薇,歌手,2006年凭借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选秀出道。主要音乐作品为《外滩十八号》。

  ●图③:2010年4月,刘敏发现伊然美官网未经其许可,擅自将其照片用于丰胸产品的宣传。为此,刘敏诉至朝阳法院索赔。

  网络红人刘敏(艺名刘子璇),平面模特和影视新星,曾是“韩影宫”、“车衣裳汽车用品”及“丰朵”等产品的形象代言人。

  ●图④:2010年12月,海口玖壹经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其经典整形网上擅自使用了孟茜的一张照片作为面部吸脂整形手术的宣�传配图。孟茜随即将海口玖壹经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朝阳法院。

  ●图⑤:2011年2月,“818医药网”的“宫颈疾病”专题下,刊载了一篇名为《女性体内缺叶酸易患宫颈癌》的文章,文章未经董璇同意,擅自使用了其照片作为叶酸产品的广告宣传配图。董璇诉至东城法院。

  董璇,演员,曾出演《闯关��2》、《建国大业》、《建党伟业》、新《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图⑥:2010年8月,北京某门诊部未经母其弥雅同意,将其照片刊登在《健康指南》上。母其弥雅诉至海淀法院。

  母其弥雅,被称为“亚洲最美瑜伽教练”、“瑜伽第一美女”,目前担任“中印瑜伽峰会”的首位亲善大使。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