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益瑶从小耳闻目染
发布时间:2019-06-07 02:02:47

  傅益瑶,画坛巨匠傅抱石爱女,著名国画家,1947年出生于江苏南京,她“幼承庭训”,1979年赴日本留学,是活跃在当今日本和国际画坛的知名画家。日前,她的新书《水墨千金》正在上海热销,书中详细讲述了她从小的家庭生活,父母亲情,她对父亲绘画精神的继承与发扬,以及自己的感情经历。其中,她与日本著名影星高仓健之间委婉凄美的感情经历,更是首次呈现在读者眼前。

  “罗子君被丈夫抛弃的时候,确实等于一个零,所有的存在价值都寄托在丈夫身上嘛。但当她缓过劲儿,马上就从零开始,这是多么有趣的重生。”

  71岁的傅益瑶盘腿而坐,妆容精致,腰杆挺直,神采奕奕,聊起热播剧《我的前半生》。

  两个小时前,她为络绎不绝的读者签名,与他们合影、交流,谈笑风生,有求必应。“没想到名门之后,丝毫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如此亲民,如此爽快。”有读者这样说。

  从《红楼梦》中的史湘云,到《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傅益瑶觉得,她们身上蕴含着大小姐的气质,那就是独立的精神,拥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能力。

  “大小姐既不自私,也不无私。她不是完全牺牲自己,但也不去掠夺别人。真正的大小姐有原则,没脾气。随便发脾气使唤人的,那是小姐而已。大小姐晓得天地之理、天伦秩序,谦恭、礼貌,知书达理。”

  好女不做“凌霄花”,这是父亲的话;“宁吃穷人家的糠,不喝富人家的汤”,这是外婆的话。

  大小姐精神,作为傅家的家风,傅益瑶从小耳闻目染。在那个妇女命运不能自主的年代,傅益瑶的外婆自己学字读书;母亲从小博览群书,十六岁就跟着方志敏闹革命,尽管婚后忙于家事,但她这一生始终保持自己的精神世界,与父亲有着高度的互动,成为他创作上的灵感源泉和左膀右臂。

  她还记得,1975年,她去刘海粟先生家中看望他,当时刘老的家门口,站着很多“”,可刘老竟然在旁边慢悠悠地磨着花生酱,还笃悠悠地解释道,“侬看,花生酱要这样磨才柔滑细腻……”一瞬间,一位历经还能够气定神闲地专注于眼前微小快乐、不放弃对生活热爱的老人形象,深深扎根在她心里。“这就是一个不为外界所动,有着强烈人格典范的士大夫。”她心中的大小姐,就是女版的士大夫。

  “婚姻就是一艘船,当你上了这艘船,父亲只能在岸上摇手绢。”深爱女儿的父亲曾意味深长地说出这句“名言”。傅抱石曾宠溺地说这个女儿“胆大”,他将人生抉择的权利交给女儿。

  “也许,我是太独立了。”傅益瑶笑了起来。如花似玉的年纪,无数条驶过身边的“船”与傅益瑶擦肩而过。

  1979年,傅益瑶经亲自批准赴东瀛留学,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位公派赴日学习美术的留学生。不久后,她遇到了驶过她生命的耀眼灿烂的那艘“船”,银幕硬汉——高仓健。

  在一次与日本朋友的聚餐中,她被问起知不知道日本有个叫做“高仓健”的演员,“怎么不知道?要嫁,我只嫁他!”原本是句半玩笑话,没想到,片刻之后,她理想中的男性化身,真的出现在同一张餐桌上。

  傅益瑶将自己的作品,由她画的民间祭集结而成的《五彩十二祭》一书,送给高仓健。看过画作后,高仓健主动提出,想与这位美丽的中国姑娘合张影,当时日本正流行“拍立得”相机,照片当场打印出来,成为两人之间唯一的合照。他称赞她,是个“线版)

  来自中国的“真优美”与“杜丘”两年多的交往就这样开始了,那一年,傅益瑶三十出头,高仓健五十出头。

  “作为电影明星的高仓健是孤独的,他的一生都是话题人物,没有生活的自由。可能那几年,他在我这个外国人这里,才算是获得了一点点逃脱人生的自在感。”文化的反差,反而让两个人碰撞出更多灵感的火花。

  他们常常聊天,谈他的电影她的创作,讲述他对母亲的依恋、她对父亲的怀念;他碰到的趣人趣事、她在国内的各种经历……他会兴致勃勃地规划,去哪儿喝咖啡,去哪儿约会,还计划去西班牙或南美旅行。她开画展,入口处摆放的就是高仓健送的大花篮。

  “他对我的肯定,对于当时初到日本的我,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知遇之恩。”“所谓高处不胜寒,其实他的内心很丰富很柔软。”

  可是高仓健毕竟是大明星,他们的约会也非常艰难,需要竭尽全力躲避“狗仔”,不得不把约会地点一改再改,甚至想到等到深夜打着手电碰头。随着交往的深入,两人知识架构与成长背景的差异,开始显现。两年后,因为一次文化差异方面的误会,她的好心关怀,在他眼里变成了“不被信任”,两人之间开始疏远。

  其实两人之间有很多共同的朋友,想要重修旧好并不难,但最后,谁都没有迈出那一步。终究,一切成了明日黄花,他们之间至此再也没有通过电话。

  “那些宝贵的过往,在岁月里仍有生命,但谁也不敢伸手碰触,怕一旦触及,有些东西立即消逝或变味,有些东西,就该任由它封存在属于它的时空,成为永恒。”

  一直到高仓健去世前,傅益瑶在日本只要开画展,高仓健的花篮很少缺席。之后很多年,她说自己在方寸之外已经游刃有余,但只要一回头,便会想起他,“这是我这一生中唯一一次无限接近恋爱的体验,这两年,让我内心有一种特别的幸福感。经历了和他的交往,让我蜕变成另一种更有价值的人。”

微信订阅号